i
  • 今年新牆頭
    陸花
    楚歡
    戩獨
    貓鼠
    靖蘇蘇靖
    戩空
    瑟巴Barduil無差
    瑟基
    TE/ET互攻
    瑟萊萊瑟無差
    我已過三年的牆頭不過是AL蝙超斯哈RF的,結果今年從二月算起我就入了多少坑,真是定性越來越不彀了

  • ……沒有人注意到那人額上金色流雲狀的圖騰,散出微微的光芒。
    眾人專注的聽勒苟拉斯的歌聲,聽那淒美的旋律,講述著矮人在山脈中喚醒邪惡之後,悲劇來到羅斯洛立安,這遍地花朵的羅瑞安。
    “那邪惡並非矮人的錯!”金靂說。
    “邪惡依舊降臨在這片土地上,我的同胞離開本族,也無法與愛人同行,但安羅斯的歌聲仍會從海上傳來,在與甯若待爾同名的河中也能聽見她的聲音。她曾在瀑布邊的樹上建造了房子,並居住在其上,那是羅瑞安精靈的習慣,因此他們被稱為樹民。”
    “住在樹上也比坐在地上安全。”金靂抬頭仰望著旁邊的樹。
    “說的有道理,金靂。”亞拉岡說“我也許不會建樹屋,但若可行的話,我們今晚能住在樹上。起來吧,朋友們,我們在這...

  • 剛看到一篇寶蓮燈同人,天庭有人(神)稱二郎神為仁佑王,瞬間覺得好蘇(花痴臉

  • 前幾天在jj上看到寫王見王生的凉九大大睽違近四年終於重新開更他的另一篇楚歡文了,熱淚盈眶啊😂。文名叫《探花宝鉴》,風格真的不能再好了\(^o^)/

  • https://youtu.be/t2NgsJrrAyM

  • https://youtu.be/mLz61g0JLxQ

  • “貓!”白玉堂輕巧地從屋簷上跳下,原本白皙的臉龐佈滿紅暈“我想你了。”
    “玉堂,你今日喝得可真盡興。”展昭把那耗子攬進懷中,心道這人定是喝的太多,平時一聽到自己說了類似親密的話,就會狠狠剜他一眼,今兒倒是不害臊。
    “當然。”五爺醉的連說話都不利索,動作更是肆無忌憚起來,臉埋在展昭的頸項,撒嬌般的蹭著“跟哥哥們喝酒當然比跟你這貓痛快。十幾罈的竹葉青和女兒紅都下肚啦……”
    “你今晚得好好休息,明天的頭疼可有你受”展昭不禁莞爾,拉著白玉堂的手把人領到屋內,在凳上坐好“稍待一會兒,我去燒水。”
    “嗯?”白玉堂半睜著眼,迷茫間只覺得貓不見了,得找速速找回來“你往哪兒跑?”起身開始在屋子裡翻箱倒櫃,轉眼間...

  • 今日的開封府並不平靜,所有人都知道,鑽天鼠盧方大發雷霆,其中對象就是兄弟五人中最幼的錦毛鼠白玉堂,但具體何事除了當事人沒人知曉。

    事情還得追溯到五日前,御貓展昭和白玉堂關起門來做的事被蔣平看個清楚,那蔣平一來倒也是為了自己幼弟好,沒在當下闖進門內給兩人難堪,二來當時是展昭在下,自己兄弟沒吃到虧,蔣平覺得自己看得瞎眼,默默離開,是在隔日私下把弟弟找來說教一番,卻被那小白鼠的堅定不移氣的不輕,找來了大哥出面,望幼弟回心轉意,沒料到白玉堂依舊不聽勸,並把展昭也拉了來,在四個哥哥面前吻了那貓,展昭當時也嚇了一跳,他知道終究會有打開天窗說亮話的一天,但沒想到來的這麼快,他那時心中竟然是想:要是被其他四...

  • “貓!”白玉堂清朗的嗓音從庭院傳出“你今兒隨相爺上朝面聖,可有新鮮事?”

    “五弟,近來一切安好?”展昭一腳踏於門檻,聞聲而望,喜見白玉堂坐於石桌前,一罈酒擺在佩刀旁,顯得慵懶散漫“今日怎有空閑?不是助顏大人衙府上......”

    “義兄他今日忙,片刻不得停,我左右無他事,便打罈女兒紅來。”白玉堂自覺截了展昭的話,赧然一笑,心道自己平時並非無禮之人,怎每每遇這貓時禮數便如作廢“這......展大哥,一起喝酒,可好?”

    展昭也向白玉堂笑了笑,似不以為忤“五弟來的正好,展某早些時候卸了職,今日亦無其他瑣事,咱倆聚聚也是方便。五弟稍待,愚兄換了衫便來。”

    白玉堂待展昭走進屋內,起身踱著步子,沒來...

  • 我看原著小李,其實沒有太大毛病,除了大男人主義了些(古代哪個男人不是),嘴欠了些(那是口才好誰叫他是探花呢),這個人其實還ok。
    我喜歡孫小紅,因為她看得還滿透的,而且個性夠堅強,頗有現代女性的感覺(剛看時在想這女孩是不是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