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Knowledge is power
  • “貓!”白玉堂輕巧地從屋簷上跳下,原本白皙的臉龐佈滿紅暈“我想你了。”
    “玉堂,你今日喝得可真盡興。”展昭把那耗子攬進懷中,心道這人定是喝的太多,平時一聽到自己說了類似親密的話,就會狠狠剜他一眼,今兒倒是不害臊。
    “當然。”五爺醉的連說話都不利索,動作更是肆無忌憚起來,臉埋在展昭的頸項,撒嬌般的蹭著“跟哥哥們喝酒當然比跟你這貓痛快。十幾罈的竹葉青和女兒紅都下肚啦……”
    “你今晚得好好休息,明天的頭疼可有你受”展昭不禁莞爾,拉著白玉堂的手把人領到屋內,在凳上坐好“稍待一會兒,我去燒水。”
    “嗯?”白玉堂半睜著眼,迷茫間只覺得貓不見了,得找速速找回來“你往哪兒跑?”起身開始在屋子裡翻箱倒櫃,轉眼間...

  • 美人哭的梨花帶雨,醜鬼哭了沒人…權,真希望自己長的好看些。

  • 今日的開封府並不平靜,所有人都知道,鑽天鼠盧方大發雷霆,其中對象就是兄弟五人中最幼的錦毛鼠白玉堂,但具體何事除了當事人沒人知曉。

    事情還得追溯到五日前,御貓展昭和白玉堂關起門來做的事被蔣平看個清楚,那蔣平一來倒也是為了自己幼弟好,沒在當下闖進門內給兩人難堪,二來當時是展昭在下,自己兄弟沒吃到虧,蔣平覺得自己看得瞎眼,默默離開,是在隔日私下把弟弟找來說教一番,卻被那小白鼠的堅定不移氣的不輕,找來了大哥出面,望幼弟回心轉意,沒料到白玉堂依舊不聽勸,並把展昭也拉了來,在四個哥哥面前吻了那貓,展昭當時也嚇了一跳,他知道終究會有打開天窗說亮話的一天,但沒想到來的這麼快,他那時心中竟然是想:要是被其他四...

  • “貓!”白玉堂清朗的嗓音從庭院傳出“你今兒隨相爺上朝面聖,可有新鮮事?”

    “五弟,近來一切安好?”展昭一腳踏於門檻,聞聲而望,喜見白玉堂坐於石桌前,一罈酒擺在佩刀旁,顯得慵懶散漫“今日怎有空閑?不是助顏大人衙府上......”

    “義兄他今日忙,片刻不得停,我左右無他事,便打罈女兒紅來。”白玉堂自覺截了展昭的話,赧然一笑,心道自己平時並非無禮之人,怎每每遇這貓時禮數便如作廢“這......展大哥,一起喝酒,可好?”

    展昭也向白玉堂笑了笑,似不以為忤“五弟來的正好,展某早些時候卸了職,今日亦無其他瑣事,咱倆聚聚也是方便。五弟稍待,愚兄換了衫便來。”

    白玉堂待展昭走進屋內,起身踱著步子,沒來...

  • 我看原著小李,其實沒有太大毛病,除了大男人主義了些(古代哪個男人不是),嘴欠了些(那是口才好誰叫他是探花呢),這個人其實還ok。
    我喜歡孫小紅,因為她看得還滿透的,而且個性夠堅強,頗有現代女性的感覺(剛看時在想這女孩是不是穿😂)

  • 看完了他來了請閉眼
    若男主真有雙重人格,劇情一定更爽

  • 看了好幾年的耽美文,若寫手想開車,不免俗的會寫到某些方便的題材如春😎藥梗或中了奇毒需跟另一人ooxx後才得解。

    你們知道,醫科生總會有一些較直觀的想法:用藥在人身上有幾種方法,包括常見的口服,吸入,肌肉注射,靜脈輸液,皮下,皮內等,但最銷魂的莫過於鋼門栓劑了😂一般會用在年紀較小不願意吃藥或持續嘔吐的孩子身上,而且劑量會比以上其他給藥途徑來的多。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結合上頭耽美文的想法,若是受方中了毒,需要攻方幫助其解毒,那這不就等同於使用栓劑??!!

    完蛋了,細思極恐😅看文還是不要這麼認真好(^_^;)

  • I'm living in regret, sometimes I think. If I could chose again I would have rejected thier proposal of being the leader of that group. If I could went back into time, I would've chose to be alone and enjoy my privacy and tranquility. If I ask someon else to replace my heavy work simply  because...

  • 完蛋了,缺糧導致越來越雜食,各種拉郎我竟然都看的了,佩服自己😂

  • 第二章

    勒苟拉斯突然指著溪水漂浮的一物說道“亞拉岡,你看那個載沉載浮的物體,似乎是個人。”

    亞拉岡與勒苟拉斯起身往水邊走去,確認是個人類。他們看見那人動也不動似乎意識全無,便涉入及膝的水合力將人抬到岸上。亞拉岡伸手探那人鼻息,感到十分微弱。
    眾人圍繞在那人的身旁,那人身着古怪的黑色長袍,布料柔軟,領口與袖口有金色暗紋,腳下一雙靴子,髮絲凌亂的散在臉旁,最奇特的是那人的五官,一樣有眼睛鼻子嘴巴,卻不屬於他們曾經見過的一種長相,額頭中間更有一金色圖騰,有如豎立的眼睛。

    “這個人也受傷了,先讓我治療他的傷口。”亞拉岡說,眾人這才從震驚中回復過來“水還熱著,梅里,幫我再從背包裡拿幾片阿夕拉...